智能搜索
逍遥武侠洞箫曲谱
首页 > 信息网文 > 分类 > 正文

乐里禅机(四)文松老师答疑

网络 (2012-12-20 21:42:24)  浏览:2165  评论:0
1、吹箫看谱问题 

箫友:看着谱吹总觉得有点不自在,吹的没味。但又懒得背谱。 

文松答:正想聊一下看不看谱吹奏的差异,马上看到楼主发此帖,真是心有灵犀! 
我感觉不看谱才可以享受吹箫的美妙,甚至闭目来吹更棒,有时吹到好像入神了!曲罢醒来精神很棒,好像充过电一般.养成这般习惯是从学习南管开始,南管的传统规定看谱不能上场,只能自己练习,因此馆阁活动中大家都能很享受那长曲倍下来的美情境.
说来背谱是一项重点,好像苦差事,我觉得只要不太花心,一曲曲吹熟了,慢慢就容易背下来,视谱虽也是音乐演奏的重要学习,我觉得那在乐团中,分谱多,演奏曲多,新曲也很多,那免不了依赖谱与指挥来构成团队默契,若自己吹箫,小乐团合奏,只要熟练后,背谱的曲情发挥更淋漓尽致呢!
大家觉得呢?

再聊一下自动记谱的几种乐器:

以前参加乐团是没有背谱的习惯,谱那么多本,团练时才知道要练的曲子,只要熟练就好,从不考虑过记谱。
学南管要背谱是一件困难的事,曲子又长又慢,尤其引子,散板几乎要一起呼吸来定拍子,四人管弦谁出错或节奏不稳,是很明显就放炮,因此慢中的节奏,数秒才一拍的超慢板,真的需要背下来能找到默契。没学过南管的人,会以为南管好像没节拍,其实南管的寮拍非常严谨。一开始习惯一般慢板与行板的人很难练那默契,我曾经带一群都是国乐科班毕业的专业乐团,临时练南管演奏曲要国际演出,老是练不齐超慢板速度,后来就是建议大家一起呼吸才搞定。而且大家都事先把谱子背下来,才练成。
学古琴用的是减字谱,都是指法与位置标示,练成这弹奏手法,谱子自然就背下来了!我每看弹古琴的人都很自在。
吹尺八本曲也一样看直书的文字谱,都是吹奏的符号与音孔配置,练熟了吹奏的手法,谱也自然记下来。
学北管唢吶也一样,须得先念谱,因为念谱中有加花技巧音在其中,单看谱吹不成旋律,念熟谱就把旋律记下来了!
背不背谱没关系,把旋律熟记后自己发挥有很好,若有合奏就需要在规范中发挥,不能自己天马行空,谱算是默契,若谱在心中,较能专心于旋律中。

请教文松老师,上油问题。 

箫友:之前在文松老师的网上学会了植油通管防裂, 有些问题想请教:
1. 我住多伦多, 这里很干燥又冷, 用油通管要定期吗? 最好多久通一次?
2. 通多了会不会影响音色?

文松答:

1视油的挥发性,若挥发慢,一季一次够了.
2不会影响音色,怕油的特性对对味觉与触觉的影响.还有油质与吹后湿度的变化是否变质,造成发霉或其它作用.
我是用苦茶油,一年上一到两次而已.
平日吹后以绵布通管,挂在墙上,或置于大花瓶(当作笛箫筒)中.
放置通风处,还有吹后通管(其实我每吹一两曲都会通管,这样共鸣较佳,内壁中的水珠会影响泛音),我的箫从没吹裂过.即使到韩国北京演出,经历温差与湿度变化环境. 我有不少裂箫都是还在材料时干燥过程所裂的.

箫友:请问苦茶油是不是可饮用的那种?我在网上查找,出来的都是能用来煮食的!

文松答:苦茶油是食用油没错,也可以治疗胃病.
不太会变质,有淡茶香,是老一辈的方法,我也觉得蛮好的!


箫友:文松老师,茶油会不会干燥,还是擦完是一层油腻?

文松答:会渐渐干燥,淡淡擦拭后开始有一点光面,没多久就会吸入内壁,也会部分挥发干燥,我觉得不油腻.两三天后就不明显擦过油了.但那油脂效果都还在,视吹后水滴被隔离效果便知.
茶油只是选择之一,很多油脂都可以,相关有不少经验,可以翻一下旧帖讨论过。

箫友:如何提高嘴唇的敏感度

文松答:常吹,持续的时间久一点,每次两小时以上,每天不间断,大约一年就会显著效果.
光说不吹再多说明都无益,体会以后的路上,一面有问题,一面交流最受益.例如人在北京,问长安大街怎走容易,若问杭州西湖怎走,就会说来话长
其实也不须太心急,只要有持续吹,掌握正确方法(口风与音色操控)就会进步,别忽略了学习过程中的乐趣,而只看理想状态,唇的灵敏度练习急不来,只要自己每次吹奏时,多体验箫音与唇的变化关系,渐渐就会发现好音色只在一点点的变化关系,走着的这过程是体会的路,也是可陶醉中的渐进过程,是值得好好享受的.

箫友:请问文老师:您所说的那个起音的领音或装饰音,是高于起音八度还是一度呢?也就是说:如果起音是中音3的话,那么领音是用高音3还是用中音4呢?

文松答:领音高一度(大二度),或小三度,四度或五度都可以,不是高八度.某些流派有特定,我没有,但处理尽量短暂装饰.
如果下行音,就以该音颤音装饰.不再增加.以免过于花巧

箫友:您能把关于领音的问题结合一首曲子用文字在这里表述一下吗?最好是在简谱上面标明那些领音或装饰音,以便我学习之用。并希望从上行音和下行音两个方面用简谱举例。谢谢!

文松答:这样建议给您参考看看:
我认为领音要练成一种自然的习惯动作,每个音孔的动作。我是这样练的:例如要吹筒音5,快速将2开一下。做记成谱会很复杂,要练自己的灵活性,才能随心所欲。

箫友:文松老师的演奏真是出神入化。不知唐口箫好不好吹?

文松答:过奖了!
唐口箫对会吹UV箫的人来说适应需要些时间,但我也看过专业人士吹了很久仍然没将其音色吹出来的情形.主要是习惯的束缚,还有太小看它了,没有专心适应它一段长时间.
其过程是 开始音准会吹偏低,过一段时间"也许"音准上来了,但音色依然单薄,或音量很小,或闷住,吹出的箫音类似uv吹口的纯音,很难走出uv吹口的束缚

箫友:高音的力度与音色控制
请教关于高音力度变化
近几天在练高音弱吹,老是力不从嘴,
在i以上口风变化很不如意

另:高音的音色变化不知道怎么控制,请教。

文松答:我所了解高音的弱音处理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是普遍的方式,比较直接易用;气息不变,口风位置偏移吹口,相同气流量与气束大小下,让箫声减低,这情形箫声在减低的同时相对出现气声.因为其余气偏移吹口后产生的风阻所出现.
第二种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收细气束,让口风聚焦,气息需相对减弱以维持气流的不变,这样高音就弱下来,可以维持箫声的纯度.但这方式比较不容易练成,主要在于气息收弱的拿捏.例如原来的大音量高音要减弱的动作,是将口风渐收聚,收聚的口风若气息不变,气流会增强,因此需要随之递减腹部之出气量.递减多少是因回馈箫声来调制,需要熟练些时间.
关于高音共鸣的吹法,关键在最佳共鸣点的掌握--口风角度,但有个先决基础是箫器的最佳共鸣点与最佳气鸣点的位置是否一致,两者若一致,就容易找到,只要将超高音吹顺那个角度来吹中高音,那润声自然出现,若箫无此性能则需要俯仰口风角度寻找能重迭点在哪角度,就吹那角度让其共鸣,不想共鸣时再还原原角度,若最佳共鸣点与气鸣点是同一点,则在口风集中在最佳气鸣点(设计音准)下,直接变化气流就可以变化润度.

箫友:高音比较省气?
有很多人说,高音比较省气,所以应该吹得比低音长,但我却相反,低音吹得长,而高音吹得短,至于原因,我是这么想的:
低音口风较大,似乎用气较多,但高音其实用气并不省,因为高音虽然口风小,但它的气流要急,因此单位时间内通过的气并不比低音少(甚至更多),而且腹部和嘴都会相对用力,造成更紧张一些,不知这样理解对不对,不知各位箫友及前辈有何心得,小弟在此抛砖引玉了。

文松答:低音域是箫的魅力所在,需要吹得浑厚饱满,高音是刺耳的,可以近听的箫声需要收弱高音。以此标准来看,吹高音比吹低音省力很多。若箫声低音软弱单薄,高音大声,那就近乎笛声,当然吹高音吃力。关键在口风的焦点有没变化。找到了口风的焦点就可以吹出高纯度(不带杂音)的箫声,也可以很省力.具体做法是上下唇所互动下的最佳角度与气束的集中度,那只是一个点,很省力又清析圆润的高音,那样的高音才能近听.收摄的口风,不是紧逼的口风,上唇是可以放松,用到内缘导气.下唇是互动的细调机能,变化忽而气声杂音,或箫声断止.范围很大,需要细细调整,听箫声作微变.弱的高音容易偏低,那是开口量问题,不能往下俯吹收音,是唇部变化的收音,略仰配合收细的唇部,不是单单气息降弱收音,这样才可以纤细如丝的收掉,一点也不会降低音高.
回江南杭州的问题:在吹高音时,声音从渐强到渐弱时,腹部或嘴部用的力它的变化是否也是从渐强到渐弱?
高音的强弱是口风的开合变化,并配合出气总量的变化,因为维持高音需要的气流不能变,因此腹部出气量与唇部开口大小配合着变化。但若由低音转高音,例如八度变化,则用气量不须变化亦可,只将口风缩小,输出总气量虽然不变,气流已加强,因为缩小焦点关系。这样的高音就不会很大声,也会省力气。

箫友:"略仰配合收细的唇部" 这一点与罗守诚常用到的"嘘"声技巧的差异?~~

文松答:我对罗先生的嘘声技巧不了解,因此无从对照,我所提供的分享都是自己走过吹奏历程心得。
上月与北京来的王次恒先生见面交流,他的口风就是典型紧口风,以笛子技巧直接沿用的箫吹法,吹得很饱满,也可以控制得很纤细,他的双唇功夫也很精密变化,箫音色纯度也很高。他一直强调腹部的着力点,由底而发,直通而出,我比较着重节流功夫,两者都很重要。放松的全身,下腹部的换气方式,不要因紧张而造成喉部或胸部的负担与阻力,双唇其实也可以放松的控制气流,这样轻松吹箫是我的方式,王先生着重舞台表演的效果,要的是能饱满与大音量,那用力的下腹部配合紧逼的口风,效果确实是很有力道的。只是我想这样无法持续吹久,例如吹禅一吹数小时或整天,那样的心是静不了,息不了!用途不同,学习的方式也需不同,没有对错问题。

箫友:个人感觉文松老师的风格根罗守诚老师的有些接近. 罗老师是典型的松口风.(他的六张笛箫CD都是由台湾风潮出版,在大陆较难见到,所说的嘘声是把箫尾往下往里收,上嘴唇往外移动, 声音略弱而有空灵之感.如<平沙落雁>引子中多有使用.

文松答:文松不敢与名家比拟,就此论坛分享心得,大家参考,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发表,一定是经验细节,书中看不到,我觉得才有分享意义,

慕帆提到罗守成老师的吹法,我看来是仰吹法,这与我说的的略仰弱收有些不同.仰吹法是一种持续的段落,箫音色空灵感,在实际音频谱中,其实是比较单薄的波谱,浓度(频宽)不是很够的吹法,表现曲中某段落,较轻飘的感觉.我提到略仰收细是要结束的高音,不能直接弱气而收,需要配合唇的收细与略仰然后收音,那是可以纤细如丝般收高音,不会因弱音而音准往下调.
我再强调一下轻松的吹高音,一样可以吹平吹(结实音色)与仰吹(空灵音色),只是音量不大而已.

箫友:再次请教一下文松老师,口风细时和粗时的双唇关系是怎样的?因为我发现我不太能把口风变得很细。因此才使自已在吹高音时会用大力。不能省力地吹。

这段时间仔细体会了文松老师的方法,下面是我的一些理解,不知对不对,请文松老师指正,小弟不胜感激之至:
1.从低音转高音,如低音5变到高音5,腹部出气量是一样的,因此腹部用的力也是一样的,只要缩小口风并找准焦点即可,这样就不会觉得累。

2.从强音转到弱音时,则腹部力量变小,而口风要变细
从弱音转到强音时,则腹部力量变大,而口风要变粗

文松答:口风的收与放是双唇的开与合,有人会配合上唇回收(下唇推出)来吹高音,那是高八度的音准低于基八度音准才需要这样做,若箫的八度音准够准,只要开合,就是风门大小的控制,就可以变化高低音,高音若吹弱会比低音省力,尤其宽松的口风吹出浑厚低音,那用气量是较大的.在实际收弱高音,或变化高低八度,双唇是往接近方向,但有一点要注意,当双唇相近时,很多人的气束会分叉,无法集中,因为上唇中央突出,会让出气中阻而分成两散气.所以要找到自己的小风门最佳唇位置,我是偏向左侧,使用左侧的唇斜度,可以收到很细如丝.能使高音弱下来,吹箫便可以省下很多力气了!
你的两个体会与我的叙述意思吻合.
第二项的强转弱与弱转强,唇与腹是配合的没错,这好像一个服务器,腹部供应气量配合口风出气需求量,箫声则由耳朵接收的回馈控制信号.
在变化的过程中,最重要有两点:

1变化的顺畅度,平稳性

2变化中的最佳口风维持,莫让焦点偏移,箫声才不会在小声时沙哑。
留意一下,弱高音的沙哑情形很容易出现(很多人有此情形),若能讲究一下口风的精密焦点,这问题就可改善。

箫友:不知道您是不是经常用共鸣音来吹,我听张维良和曾格格吹,他们好像都很少用到共鸣音。
在吹的时候我总有一总困惑就是不知到底用纯音来吹还是用共鸣音来吹,或许是我资历尚浅,有时很不好分辨这两种效果哪一种好。不知老师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文松答:是的!张维良的箫声低音共鸣吹得很多,但高音的共鸣(水声)用得很少,我猜与他的口风有关.或箫本身.我觉得高音共鸣用得好的是戴树红!水声重要的是口风的焦点要精密准确,我很难叙述,箫声一听便知,风阻少,气流集中,箫的泛音列丰富,是构成水声的条件.我个人感觉共鸣声的使用可以多多展现,反倒是是纯声应该用得少,只在于某些特定段落或起音尾音穿插.丰富的箫声比较能吸引人,西洋长笛也是这么讲究.但是特殊情境,也可以纯声用得多,营造气氛.顺便一提,共鸣丰富的箫声现场听比录音感觉好很多,纯音箫声则是录音比现场好听.

箫友:关于气息控制:声音怎样变弱而不是变小?
张维良的教学vcd里提到气息控制,强调一点气流速度不变,
音高不变。示范的音跟我的差异太大了,但我鼓捣一晚没能
理解,那声音怎么弱下去的哪?
试吹中音5,我能找到的办法就是降低吹的力度。这样声音自然
变小,但问题就来了,后半程控制不了,发出来的是怪怪的低音5,
这个变音听起来非常别扭。老师们帮我开个药方吧。多谢了。

文松答:气流速度不变是维持音高与音色的基本条件,而在流速不变下,缩小气束大小就是将音量降低的方式.这样气流一定,但总出气量减少.也有另一方式是将口风偏移位置而不缩小范围,这样箫声也变小,部分气流转成沙声.这样气流与总出气量都维持不变.气流若没维持住的弱下来,音质与音高会产生变化,缩小风门会造成偏高是因为你不止缩小风门,连上下唇互动的俯仰角度改变了,或是你的总气量没有缩小,造成气流增强才会如此.记住气流维持不变下的缩小风门,当然是腹部用气量要同步调节渐小,以配合输出流量的的维持不变.

箫友:您所谓的“渐层”,该如何理解?

文松答:渐层就是共鸣与纯声间的渐变,浓淡间的层次变化,再配合强弱,箫声扣人心弦,特别是现场的质感,太迷人了!这美感录音好像很难录下来。找到这个后,吹箫变化无穷,现在入迷的人已经不少!包括不少琴友都因此学箫。共鸣声的口风是气流加强,我不懂您说的压力是哪里?入气角度是一致,找到共鸣角度就是箫的最佳气鸣角度,这样吹的箫声最佳,音准也最正确(我的箫是以这样设计,其它箫就不确定)。

箫友:谢文松老师。这就是说吹箫时,角度正确,控制纯声和共鸣声主要靠气流的强弱。我所说的压力就是我的一种感觉,就是管径不变,管内的气流量和口风的大小、出气速度的乘积成正比。增大气流量时,如果口风大小不变,必然要加大出气速度,这时管内气压增大,口腔内的压力也会增大。实际和加大气流量是一回事。

文松答:是的!只要角度正确,强弱其气流即能变化共鸣浓度,其基础是箫的泛音列频率精准,若箫倍频泛音列不规则就不能。在实际操作上并不是直接使力,因为这样的变化太大了,音量也会突然变大,因此在维持一样的气量(腹部用力感或说出气总量)下只要收一点唇缝,气流就可微调增强,因为出气总量不变下,气口缩小,流量便增强,这与高低八度变化雷同,只是变化幅度小一点。

箫友:您所谓的“渐层”,该如何理解?

文松答:渐层就是共鸣与纯声间的渐变,浓淡间的层次变化,再配合强弱,箫声扣人心弦,特别是现场的质感,太迷人了!这美感录音好像很难录下来。找到这个后,吹箫变化无穷,现在入迷的人已经不少!包括不少琴友都因此学箫。共鸣声的口风是气流加强,我不懂您说的压力是哪里?入气角度是一致,找到共鸣角度就是箫的最佳气鸣角度,这样吹的箫声最佳,音准也最正确(我的箫是以这样设计,其它箫就不确定)。

箫友:谢文松老师。这就是说吹箫时,角度正确,控制纯声和共鸣声主要靠气流的强弱。我所说的压力就是我的一种感觉,就是管径不变,管内的气流量和口风的大小、出气速度的乘积成正比。增大气流量时,如果口风大小不变,必然要加大出气速度,这时管内气压增大,口腔内的压力也会增大。实际和加大气流量是一回事。

文松答:是的!只要角度正确,强弱其气流即能变化共鸣浓度,其基础是箫的泛音列频率精准,若箫倍频泛音列不规则就不能。在实际操作上并不是直接使力,因为这样的变化太大了,音量也会突然变大,因此在维持一样的气量(腹部用力感或说出气总量)下只要收一点唇缝,气流就可微调增强,因为出气总量不变下,气口缩小,流量便增强,这与高低八度变化雷同,只是变化幅度小一点。

箫友:请问文松老师:渐层有没有规律可循?在曲子的行进过程中,何处用纯音何处用共鸣较好?

文松答:应用看个人发挥,我的心得是: 

旋律中若有雷同乐句可以一淡一浓对偶,长音可以显现浓淡的处理线条,类似草书一般.利用强弱与浓淡来变化旋律中的抑扬顿挫,更能扣人心弦.走入一段轻柔淡远,再回到浓郁处,韵味也极佳.它可以单独操作浓淡,也可以配合强弱音量来使用,淡时轻弱,浓时强烈饱和.我还在发现中,以上请先参考。

箫友:淡与浓和纯音与共鸣音之间又有什么区别?谢谢!!

文松答:浓淡是指共鸣的深浅,听起来有饱和感的深浅,就是纯音与共鸣的层次变化,通常也可以与强弱配合变化.

强弱:单纯的强弱可以共鸣持续下的强弱,可以单声波不共鸣下的强弱箫声变化,也可以共鸣深浅配合音量大小的变化.

例如没共鸣的低音也可以变化大小,由大声的松厚变化到小声时的松虚), 有共鸣的低音大声时饱和度与音量会更大,小声共鸣依然可以听到弱声的重迭感。

箫友:文松老师:依我的愚见,强弱与浓淡其实是一个概念,强弱是纯音的变化技巧,浓淡是共鸣音的变化技巧。效果就是纯音有气震音,共鸣音也可以有气震音。单说共鸣音就是浓的时候共鸣音饱和,淡的时候共鸣音不饱和。不知是否正确,请老师指正。

文松答:浓淡是音色上的变化,强弱是音量上的变化,我认为是分开的两个素材,虽然可以融合应用。气震音又是另一技巧,应该分开来谈比较清楚。浓淡是指共鸣声的强弱,是指共鸣泛音(基波的倍频以上声波)的强弱变化,强弱是整体箫声的音量大小。为何浓淡与强弱不同?因为浓共鸣也可以处理其强弱音量。淡共鸣亦可。强弱包含共鸣声可以强弱,弱共鸣纯声等都可以强弱,那是箫声的大小声浓淡指的是泛音变化,第二组声波以上(2,3,4倍频)的声响高低变化音量,但基波音量不变。

箫友:淡与浓和纯音与共鸣音之间又有什么区别?谢谢!!

文松答:浓淡是指共鸣的深浅,听起来有饱和感的深浅,就是纯音与共鸣的层次变化,通常也可以与强弱配合变化.

强弱:单纯的强弱可以共鸣持续下的强弱,可以单声波不共鸣下的强弱箫声变化,也可以共鸣深浅配合音量大小的变化.

例如没共鸣的低音也可以变化大小,由大声的松厚变化到小声时的松虚), 有共鸣的低音大声时饱和度与音量会更大,小声共鸣依然可以听到弱声的重迭感。

箫友:文松老师:依我的愚见,强弱与浓淡其实是一个概念,强弱是纯音的变化技巧,浓淡是共鸣音的变化技巧。效果就是纯音有气震音,共鸣音也可以有气震音。单说共鸣音就是浓的时候共鸣音饱和,淡的时候共鸣音不饱和。不知是否正确,请老师指正。

文松答:浓淡是音色上的变化,强弱是音量上的变化,我认为是分开的两个素材,虽然可以融合应用。气震音又是另一技巧,应该分开来谈比较清楚。浓淡是指共鸣声的强弱,是指共鸣泛音(基波的倍频以上声波)的强弱变化,强弱是整体箫声的音量大小。为何浓淡与强弱不同?因为浓共鸣也可以处理其强弱音量。淡共鸣亦可。强弱包含共鸣声可以强弱,弱共鸣纯声等都可以强弱,那是箫声的大小声浓淡指的是泛音变化,第二组声波以上(2,3,4倍频)的声响高低变化音量,但基波音量不变

箫友:浓淡是二者之差,强弱是二者之算术平均。不知可不可以这么理解?

文松答:两者是指泛音列与基波?那已接近.我所指的浓淡就是共鸣深浅,共鸣深浅就是基波与泛音列之大小比例变化,泛音列音量超过基波音量很大时,就是共鸣深迭,泛音列若小于基波,就是浅共鸣或纯声(泛音列不出现).ps.基波是箫声之单纯音,很多人都只吹基波箫声,例如筒音低八度的基波波长是有效管长(出音孔与吹口间)的的两倍左右.第二八度波长是筒音波长一半(接近有效管长).强弱是指箫音总和,不管共鸣深浅与否,其总音量之大小.

箫友:请问文松老师,吹口大小与管径有没关系?因见有粗管径的箫,吹口开得很小;而细管径的箫却有不小的吹口,甚至打通顶盖。对于同样大小吹口而管径不一的箫在口风上有没有差别?

文松答:吹口大小关系口风操控重要,我建议习惯吹大吹口的同好适应一下中小吹口,对细腻度的操控会有说明。比较起来略大的吹口较容易学习,尤其初学阶段,口风较宽,一时尚未收摄集中,大吹口易于出声。或在乐团配乐中的箫需要较大音量,也需要较大吹口。大口配合大内径,大音孔,音量相对提高。建议适应略小吹口的另一原因是口风的集中度练习,例如我也实验过七寸小箫,练习纤细如丝的口风,相对八尺巨箫练习口风宽松度,那是两种极端。经过细口风练习,对于纤细优质高音的掌控也会有帮助。吹口与内径可以配合,也可以反向设计,小管径大吹口比较没问题,大管径小吹口有一定限制,不然无法制作完美共鸣与音准.同样管径开口开大开小会影响音高与音量.吹口一样大小而管径不同,口风是有差别的,口风的差别比较重点除了在大小外,还有吹口内沟形状与深度,还有外缘的角度.尤其竹壁厚薄都会有影响.大管径有利于低音波长振幅,小吹口利于细腻度操控,若过度是无法成良箫.

箫友:想问一下,有共鸣(包括低音共鸣与高音共鸣)和纯音之间的吹法有何区别?低音共鸣个人感觉是把上唇稍前,气往内,喉内扩张,不知是否正确?

文松答:箫声的形容

形容乐器的声响,普遍很笼统的称为"共鸣",共鸣之词用得很广泛;为了明确区别,我将箫的声响效果分三方面来明确化其差异 

1共鸣 指箫声的多重泛音(倍频谐波)同时出现,操控其泛音迭音之深浅(强弱)变化。 低音称为”雾声” , 高音称为”水声” ,不共鸣称为纯音。
2.气声 指箫声因口风与吹口角度造成的风阻大小变化,气声大可以带沙哑,气声少可以纯净箫声. 
3.通透度 指箫声与箫体(竹)所共振的效果,是物理材质与声波上的谐振,这在一般乐器上也称为共鸣. 共鸣与不共鸣在高低音上原理是一样,操控气流的松缓与稍稍急流,好的箫在一致的角度下就可以变化,而且每个音孔都在一样角度下,这样的箫最好应用;容易操控旋律变化的浓度,有的箫需要俯一点(上唇往前一点)吹才可以出现,这就是八度的重迭点.找到重迭点就可以吹出共鸣,若不能每个音孔一致共鸣角度,也可应用于长音的变化.低音的喉内扩张是增加口风松弛度与腔内共鸣(谐振),不管共鸣与否都有帮助.共鸣与通透度有互相增益的现象,一个是倍频声波多重声响,让材质的震动也会增加.另一个是材质通透让多重声波再增添材质通导共振声响,这样复合后会互相增益.。半狂生兄提到的手指麻麻的感觉是材质已经产生共振没错,但其效果来自饱和共鸣所带动更明显,制作好共鸣,会把通透度激发出来.材质有益共振也会将共鸣声效率更高,这也就是为何同样处理好箫共鸣,木材质与竹材质的效果不同,因为增添了竹才竹纤维的通透度.

箫友:我发现第1种是不影响音高的。第二种由于上下缩短音高会上升,但是可以把口风的左右拉长使音高不变,这样就只有音色再变了。

文松答:音高的变化关键在开口率(吹口与唇间大小开口)的变化
音色的变化在入气角度与吹口角度的关系,每个人的习惯有异,变化点会互动,对着镜子实验看看,与耳听的回馈箫声做拿捏变化.入气角度与吹口导角可以有风阻变化(气声变化)入气角度配若吻合箫的重迭频率基准角度,可以吹出重迭箫声,多泛音共鸣与单声波的纯声,这也是角度与气流强度的配合.我的经验:以俯仰变化音高,口风切角细微变化来变化音色

箫友:文松老师讲的基准角度是否是指的切口正好将气流平均分开的角度呢?

文松答:这基准角度会因箫而有差异,例如有的箫低八度比高八度略低,就要大于吹口入切角度,需要更俯角才会共鸣,反之亦然。若频率倍数关系很标准,其基准角度会与吹口入切角度一致。

箫友:还想请教文松老师,我们平常所讲的吹口角度都是指的纵角度,音色与口风与箫吹口的横角度有什么关系呢?比如说口风的右左偏斜,及口风的扩散角度?

文松答:横的角度来看,口风与吹口宽度需要配合,以V型较为集中,U型稍椭圆,外切型宽平,多浪费一分气都是没必要的,让口风最有效率的吹出箫声,除了吹口处的气鸣用途,所有的气都不浪费,这样的箫声杂音比最大(箫声/杂音),音色最美,也可以很省力的吹,让吹箫有如吐纳般舒服.所以一吹口宽度控制出气宽度是很重要的口风掌握方式.再谈纵身角度,口风的纵身角度,以外切型最小,v型最大,其差别就是偏离纵身角度,吹不出声音,因此外切型吹口的纵身角度小,又须宽平口风,是一般人较难适应的关键.

箫友:请问文松老师: 俯仰变化不是控制口风切角的主要因素吗? 请问其差别

文松答:俯仰变化是直接变化箫与下额的角度,类似点头与仰望的变化(在箫音可以持续下会变化音高),口风的切角变化可以不变俯仰角度,只让上下唇的互动关系变化,就可以微调。

箫友:文松老师:学生愚钝,吹奏这些时日,进步甚微。无颜见老师。

我细细揣摩,有此心得:好像这里面的微妙与每支箫的个性有着很大的关系,我认为在我吹奏老师的作品时,按照老师的吹奏技术精要尤其显见效果。我前些天在语聊室使用老师的宝器吹奏几首流行曲,很尽兴,一时兴起,使箫音洪亮、浑厚,非常陶醉,但只顾自娱自乐,共鸣还是未能把握好。期间有前辈指点持箫角度,我当时持箫中音、低音时与身体夹角45—60度,吹至高音,自然抬高将近90度,如不抬高觉气息难以击穿发音点,这时获得非常饱满的高音,即第3个八度音。不知这里面有什么错误感觉,请老师指点!

文松答:高音与低音的变化,我通常只操作唇间的开口量变化,不作俯仰(或说箫与身间之角度变化)。例如由低音转高音,只将双唇稍闭(事实上我会略偏左侧,用到左唇的细缝)若想将持续的高音渐变大音量,就渐开唇缝,配合气量加大(维持流量),这样高音就转大声。第三八度的超高音,先练结实音色后再练收细功夫。其角度与高音区是一样角度。通常我会用五度泛音所产生的第三八度筒音(开1348孔),这个音比全按或只放八孔容易收细。需要抬高箫才比较顺吹,感觉是口风的角度(上下唇前后互动)的关系不是拿捏洽当,靠箫的角度补偿之,思考一下其结果改变了哪里?对着镜子试试就可以箫不动,微动双唇达到一样的结果。俯仰通常是为了改变音高,因为开口率的变化。个人习惯不同,也有可能会维持在仰角或俯角,吹一生都不变。维持开口率,但改变出气角度,其实就是变化了气鸣切入点。对箫音有绝对的关系。还有风阻系数(气声)。

箫友:您在上文中提到:“事实上我会略偏左侧,用到左唇的细缝”。这种技术是不是各种吹口都适用?“横的角度来看,口风与吹口宽度需要配合,以V型较为集中,U型稍椭圆,外切型宽平”,这样看来,上述技术多在吹口开阔的外切型上使用。是这样么?

文松答:每个人的嘴型与唇型不同,需要开拓自己的操控细腻度,别人的方法只是参考,还是需要走出自己的方法.我以前只有uv吹口这么做,现在唐吹口也这么操作,都很顺利了!那是左侧的细度更纤细一点,但吹不同吹口有不同的形状,虽然同样是有移动,但操作模式不同,因为箫声而回受控制最佳的焦点,这好像回馈法的伺服机制.我还是提醒听箫声作微调,每次吹箫先找口风焦点,这是我的习惯,焦点找不到,吹不成曲.

箫友:还是要请教一下:"低音的厚度", "低音箫声饱和度" 与共鸣的差别?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音色,我还是处在一种比较蒙眬的感觉.

文松答:低音的厚度,是指口风宽松,让低音能厚实一些。低音箫声的饱和度是将第二八度、五度、第三八度等泛音列的箫声与低音箫声一起重迭发声,其饱和度会很强。有重迭感,因为增加了中高音声波,因此箫声丰富而饱满,饱满是共鸣后才会饱满,没有共鸣的低音会较虚的感觉,也是较柔的质感。因为只有最低声波单组。

箫友:"第二八度、五度、第三八度等泛音列" 是指迭加上去的附加声波吧. 只能把波形分解之后才能看到, 只对音色有影响而对音高等没有影响.是这样吗?

文松答:都有影响!如果这把箫的五度音与八度音不够精准,是无法在低音区或中音区时让高音一起迭近来,箫声的共鸣就会无法出来,或是迭得很浅,共鸣饱和不永远无法吹出,一加强气流箫声就变了八度,无法在八度不变下,增加共鸣音色,一听就很明显了!只要你有听过经验,每次一吹箫就会很明显分辨箫的共鸣深度。不用测声波,用声波说明只是协助了解原理。
这样的箫高音与低音区的八度或五度泛音其实音准不是很吻合的,必须在吹奏高低音时以口风来控制其音准,有些人习惯这么控制,吹到正常的箫,误以为八度不准。其实是长期受不准的箫熏陶下的影响。
在同一角度下,只改变气流,来变化高低八度,这样才客观,不能上唇往后缩来升高八度,若这样才准的箫,永远无法吹出共鸣,共鸣就是在一个角度下,同时吹出多组音,其频率(音准)若不够准确,无法在一致口风角度下同时迭在一起。

箫友:口腔形状的变化,也会引起音色的变化,言其中的机理又是什么呢?

文松答:口腔形状的变化有两个作用,第一个是前述过,口腔空间的改变大小,对气鸣起了谐振作用的大小,另一个是对操控口风有一些影响,出气的导角与开口量,甚至导引的距离,这基本上都是口风与口劲上起了一些变化.

箫友:请问老师,舌的形态对于箫音的薄厚、长短、高低、力度有无影响?
我体会过舌头如根部上拱舌尖下按,气多平弱,吹到长音收尾时多无力,此时气息也大约吹吐殆尽。但底气充足时此形态“轻吹高音”时,却效果很好,好像这样可以有效压扁气流,再由嘴唇收束圆拢,将轻吐的气流灌入箫管,得到很纯净圆润的高音,比笛音多出几许泛音,从而将乐音修饰得更加通透色彩丰富。不知这样是不是正确的习惯?

文松答:一般的吹奏舌的作用只要顺气即可,舌根往下,则有增加口腔容积作用.若用到气冲音舌的作用就很重要!

箫友:感谢文松老师!老师说到的气冲音舌的作用,随着练习的增多,我有了体会,但不知道自己是否感觉对路,非常希望老师给与调教!毕竟我是初学者,求知心切,言语不讲究,请老师莫怪。我吹奏时感到:吹吐气息时,喉部、舌头根部随着有节奏的上下颤动,便可以有效地控制气震音,获得理想的缓急效果。好像要比单纯腹腰用力省力。舌头在“吐音”时(就像发英文中“TH”音),很有用,但要轻快放松、气息不能太急。再说到“单吐”、“双吐”,好像不多用,但舌头在发音时却承担着重要责任。

文松答:你的问题可能需要分开来说:吐音,用于音头的清楚,一般传统箫不用,但基础也需要学会,偶而用用。这是用舌来控制出气的平整。tk发音。传统用的出气平整法,用到上唇控制,好像发出p的发音一般吹奏间,我的舌头好像是舌尖稍下,中央微升,以利出气之引导,若气冲音(唐吹口特有),则导引作用更强,力道才会出来。

箫友:舌根向下,好像在吹高音与超高音时,要加疾吹吐气流,加大力度,沉在小腹的气力就会感到吃紧,所以吹出的音也短促啸厉,尖锐刺耳。

文松答:唇控吐音不分任何吹口大小都可以应用,早期(民初)有位竹笛演奏家,忘了名字?我看过纪录片(电影数据馆),演奏快速曲子,用唇控法吐音,令人叹为观止!箫的应用比较简单,只要口风稳定中以上唇的闭、开来控制气的闭、出。气冲音与共鸣效果在u吹口也可以发挥得不错,台北有位箫友曾用u吹口演奏尺八曲〔第四风洞〕,相当神似尺八效果。只是箫曲的风格需要与否吧!唐吹口的气势会强烈些,那是吹口特性上的优势。共鸣也是,u吹口的共鸣层次也可以变化得与唐吹口接近,只是明朗度略少,配合内敛的风格,不是恰如其分?吹高音舌根向下与否,只要顺气,不要造成过度的肌肉紧张,只要出气顺畅,力度应该是由腹部而发,口腔是自然顺畅为主。

箫友:如何掌握曲情
曲可以传情,当中有作者之情,有奏者之情,也有听者之情。怎样去理解作者之情?怎样表达奏者之情,如何去感染听者之情?或者三者之情的关系,你有什么其它的理解呢?

文松答:音乐没有绝对的意义与情感,严格说是一种美,旋律、韵律架构出的美感,所以曲情也者,每人体会有所不同。话虽如此,音乐的诠释仍然有其基本处理手法,从学箫的过程中,我认为应该严谨的学习操控基础,例如速度,强弱,音符连贯顿挫的流畅度等等,有如书法,虽可以独创一体,但还是先由基础功扎稳为要。对于悟性而言,已经不是局限单一领域,音乐的素养与人文、哲学、或说性灵修为都有彼此关系。

箫友:曲子的第一个音难吹
最近吹箫老是觉得曲子的第一个音吹不准,也不能一次就能找到口风的最佳位置。第一句的第一个音往往要吹好几遍才能找到感觉,有时甚至一晚也吹不出理想的音

文松答:起音是有不少值得探讨的细节,口风不稳定的问题只要熟悉就好,针对处理的方式,我在此分享一下我的体会:通常箫的起音都带一点领音装饰,但这一点领音的处理方法,还真是万化千秋,据说戴树红老师有一个特殊领音法,由全按启动,快速引上孔而落入主音,利用全按的筒气转折到装饰音然后快速到达主音,这是一种突出型领音,我不习惯这么做.我比较喜欢的是若有似无的领音方式,这方式很简单,只是多加一个装饰音,但需要搭配得宜,才会若有似无,取其下缘触发,由开某一孔的按孔入主音,那个按孔的动作,同时与吹气动作,只让主音之始有个按孔之起源,有清楚的起音,类似轮廓稍被加强,却没听到装饰音.算半个装饰音!   :)
针对若有似无的领音,形容得很复杂。而起音也有需要稍强的起头,那是有一点力道或张力时,让领音明显,甚至双装饰音来强化,这是考验手指的灵活度。对于领音的练习,我记得小时后,我很过火的将每个音都刻意装饰,来练习不同音孔的装饰手法,有临孔装饰法,五度装饰法,小三度装饰法,四度...等,这样可以让每个音孔的装饰手法随心所欲而取用。拿捏的轻重也可以因熟悉后而自然流畅。

箫友:迭音和打音
很想了解一下,南管洞箫遇到相同音有没有比较固定的奏法?

文松答:南管对迭打没有特定规则,我想与个人习惯有关,我对快速音或节奏变化稍快的部分用迭音装饰较多,对舒缓的节奏或长音处理以打音较多,有时也穿插使用,让旋律不致太呆版.

箫友:关于口风的另一种说法

口风是不能细的,细如针就更不对劲了,你可以问问王次横,看他怎么说,他虽然不怎么有名,也是专家,南派的大口风吹法虽然音色柔美,但吹小笛子的粗犷豪放却有所不如,贫道以为。师傅的吹法是放开喉咙,嘴极其松弛,气息流动就会通畅,也符合内丹学的要义

文松答:细口风只是吹细弱音的状态,不是持续的吹箫口风,
能收能放才能变化张力与箫声.松弛与养气之说很有道理!我也支持放松,包括:身体、心灵、口风....问题就在于怎么个松法?这与吹箫散气程度也有很大关系。吹箫过程中随着音量的变化,音高的变化,甚至共鸣音色的变化,是需要调节口风的气束大小,以变化气流,这关系散气程度与箫声的纯度。松口风的收摄对初学者是比较难的,往往气流大小的变化是以使力大小来变化,这样就会很散气,吹箫后觉得疲倦。
吹箫的口风有很多种,从松紧来说有:松口风,微笑口风,乃至紧逼口风,从角度来说有仰吹法,俯吹法,内外吹法﹔从唇部应用来说有:内唇法与外唇法等等,不计其数。就松弛程度来说,初学者以微笑口风较容易入门,虽然偶而容易会有紧逼的吹法,不过这是个进阶过程,嘴唇的操控能力都还不熟练,就以松弛口风练习,只怕松弛是松弛了,箫声杂音很多,也吹不了高音,甚至吹得头昏脑胀。因此我认为以微笑口风入门是一个好方法。松与紧是需要走过些路程的,一个在山顶上的人告诉正在上山的人别用力,放轻松!理想是理想,踏实是踏实,还是需要自己体会。
我再语重心长的提醒,吹箫的散气程度与方法有很大关系,我一再提到口风的纤细控制,是指效率的口风,不是要紧逼口风,能收能放的松弛是理想,不过自己需要体会,一步步来,吹箫可以是深呼吸的吐纳,每一口气都很长的吐纳,那是口风的效率够高,全身都松弛下,进入人箫一体的境界!
若吹过箫就觉得很疲倦,那代表方法还不是很正确,就闭目垂帘养气几分钟,气沉丹田的深呼吸是有助于恢复散发的精气。平常也多打坐,禅定功夫可以让敏感度与领悟力提高。

箫友:气震音之细分
在曲子中加上气震音可以丰富乐曲的表现. 但是如果一首曲子中的气震音只有一种形式, 也仍不免落于单调. 以我个人之理解, 从气震起始分, 可以是出音即震, 或先平后震, 或先震后平. 从气震幅度来讲, 有大与小之分等, 总是根据曲意来灵活应用. 想听听大家的经验.

文松答:关于气震音,我将之归类于长音处理方式(声波的持续方式)
气震的控制主要有两方面一是频率(波动速度),一是振幅(波动大小)
箫音的持续,关系曲子的情境与美感,所以处理的方式须配合旋律与节奏.没有定则,我认为唯一的基础是变化的线性美感.突出与机械式的规律需要避免.南管的长音气震速度很慢,一个长音(数秒钟),只有一个周期,好像书法的笔划.这对习惯性气震频率的人是很大的考验,稳定的功夫马上见真章.南管外的曲子,我处理方式是与曲子的节奏感与气氛配合,掌握其"律动"与"匀融自然",朝这方向努力.例如节奏稳定的行板,其波动与节奏成倍数关系,例如散板或慢板,波动与振幅都容许线性变化.稳定的徐徐渐变功夫是关键.

箫友:影响箫的共鸣的因素有哪些?
记得以前有一些贴子专门在谈论箫的共鸣的问题,但好象主要说到的是吹奏时的注意上下唇的位置。现在我想问的是箫的共鸣声的出现,除了口风的因素以外,是否还有箫的制作上的原因?哪些因素会影响箫的共鸣?怎样影响?

文松答:可以参考上方的箫性能与音色,口风音色等帖.
共鸣的原理是八度音,五度音...等等倍频声波(泛音列)重迭出现的箫声,箫本身若没此性能就无法吹出,这原理竹笛也一样,长笛尺八都一样.乐器本身的性能为最大关键

箫友:我觉得自己的音是很单薄的,缺乏共呜。上次请教了粤声的郭老师傅,他说是我还没找到“点”的原故。然后他自己示范了一下,果然同一支箫,吹出来的音色相差好大的。

文松答:没错!吹奏的口风对音色变化有很大差异,同一把箫不同人吹奏会有不同的音色的情形.若针对箫本身而言,它的设计好坏也会影响操控它的共鸣声的顺畅度,或甚至无法共鸣出现.从严格的角度来衡量共鸣标准,还可以更进一步了解其共鸣范围有多大.若我们将三个八度的音都纳入检测它的共鸣丰富度就会很宽.一般箫尤其大口径箫,以中低音为要点,因此一般都以两个八度共鸣为基准,第三八度只要泛音指孔能找到准确就好,我以前也这样制作.最近将第三八度纳入泛音控制范围,共鸣度丰富了不少,这有一点牺牲主波(会稍减),后我又以增尾长来满足我要的低音.
若大家有兴趣试一下你的箫,吹吹看筒音,能否吹出.5 5 2. 5. 7. 其音高准确度如何?是否接近纯律音高.单独吹出其不同音也容易操控?若都肯定,那筒音的共鸣应该可以在低八度时吹出.5 5 2.的相迭音,第二八度可以吹出5 2. 5.的相迭音.若同一口风角度下八度,五度音高都不准确,那可能就不能迭出来共鸣声.

箫友:除了7.,其它倒是都能吹出,以前不知道那个2.是泛音,还以为是自己的箫出问题了呢!具体的准不准倒没有考证过~在吹箫时,如果自己的喉咙、胸腔及腹部都感到明显的下沉的时候,声音就会感觉特别好,可惜我总不能坚持太久!!

文松答:应该可以吹到7.或部分还到再上去的2..还有再上去4..
必要时加开后孔协助.

箫友:对于吹走者而言,怎样把箫的中低音的音色发挥出这把箫应该有的音色呢?文松答:中低音的口风要松,唇口开,这样低音会厚实些,若要共鸣出现,上唇略往下逼,气流增强,让八度五度泛音一起出现.若箫性能不够好,可能要更俯吹才会出现,或无法出现共鸣,仅有单声波.
我认为吹厚实低音,细高音,是箫声基础练习,把高音大声,低音小声的通病改调.

箫友:请教老师,甚么才知道八度五度泛音一起出现了?
只知道吹得「有感觉」的时候,音会特别亮,身边的计算机显示屏、玻璃杯、木板,也会一起响,这是不是达到八度五度泛音共鸣呢?(or 只是水杯共鸣...?)

文松答:可以听到箫声不同,泛音一起出现时,音色有复合音,不是单音.差别很大.可以参考我网页中<唐式吹口研究>的"雾声"(泛音共鸣)与"纯声"(单声波纯音)的样品箫声,或试听页中,浓共鸣的uv吹口箫声.

箫友:怎样控制渐弱的?1.将气流慢慢变慢,出气变少。
2.将风门慢慢变小,最后关闭。
3.将管慢慢上仰
4.最后加增音
5.其它(请你们说明OK?)
可以多选,最好能说说你们的感觉。这是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主要是指第2个8度SO以上的音,这些都是我都试图用过的办法,但是还是很难完美的把一个长音控制减弱最后完全干净的消失,请各位赐教!

文松答:口风与唇缝同时变小才能维持音高的渐弱.甚至口风角度需要略扬,不是将管上扬,管上扬音高会下降.唇缝很均匀的变化是个关键点.气息在收时若唇缝没收细,尤其高音时,气流将急速下降,会变音,到最后细到极处,气息要收时,略扬以维持尾音.

箫友:音准怎样才算准呢?...

文松答:箫笛笙兄解释得很清楚了,口风角度可以变化的范围很大,所以量测时自己俯仰吹看看.指标可以摆动很大范围,因此要保持一定口风来量测比较客观.调音器是计频率,只要输入接口不失真,准确度是很高,但超低音与超高音,因频率处理的模拟电路好坏差异就会较大.调音器是针对十二平均律,制箫要考虑补偿纯律关系.
绝对音高与相对音高的问题要分明,绝对音高可能是吹口距离与口风的关系相对音高是音孔间距问题.

箫友:吹笛子会影响听力吗?吹箫呢?

文松答:长时间吹笛确实会对耳朵有影响,尤其高亢的音(梆笛),
我以前经常吹后右耳(接近音孔)持续耳鸣声一段时间.参加北管鼓吹也一样,后来我都戴了耳塞.耳朵对持续的大音压声波会造成疲劳现象,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长期而言敏感度会降低.吹箫应该不影响,音量(音压)并不会太大.
相关内容:
  • 暂无内容!
以下是网友对 乐里禅机(四)文松老师答疑 的评论:
[本主题共0条评论 | 每页显示6条评论]
评论前,请先 登录
验证码: